社区养老大试验

发布日期:2021-11-15 17:10   来源:未知   阅读:

  当居家社区养老已经越来越清晰地成为中国养老最重要的选择时,围绕社区养老展开的大试验,也就有了明确的方向和足够的动力,调动一切资源,在智慧城市的图景下,打造智慧社区中的嵌入式智慧养老之家。

  “昨天爸爸洗澡的时候摔倒了,他的自理能力越来越差了,照顾起来太费力。我想还是送爸去养老院吧。”10月底的一天,山东的鞠先生在家族群里就是否送82岁的老父亲去养老院的问题,发起了第5次讨论。

  “爸爸很不高兴去养老院,而且你就不怕别人戳我们的脊梁骨,说我们不孝吗?”大姐在群里回复道。

  “如果当初爸妈把你送去福利院,你会高兴吗?现在我们送爸去养老院,他会认为被我们抛弃了。”二姐显得有点生气。

  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鞠先生在全家“养儿防老”的期盼中,又一次拜在了辩论的下风。在工作和抚育两个孩子的重压下,力不从心的他忍不住把心中的疑问发在网上:“送老人去养老院就是不孝吗?”

  一位成都网友回复他,“如果你所在的社区就有养老服务中心,老人白天在中心活动,接受专业人士的照料,晚上还能回家睡觉,可能就不会感觉被抛弃了。”

  世间真有这样的“两全法”吗?确实有。目前,包括成都在内的许多城市,已经在一些试点社区建起设施和服务完善的养老综合体,让社区养老不再只是中国老人的意愿,更成为他们安度晚年的现实。

  陈玉珍是四川成都金牛区沙河源街道友联社区养老服务综合体的一名全托老人,她是自愿来这里养老的,“这里有家的温暖”,因为离家近,女儿也会随时来看她。

  “进来几天了,感觉很可以。”81岁的李奶奶是在综合体里全托的另一位老人,有轻微的阿尔茨海默症。李奶奶的家人表示,她在这里可以就近享受专业的照护服务。

  金牛区沙河源街道友联社区养老服务综合体于今年3月3日正式启用,是成都首个投入运营的社区养老服务综合体,其隔壁就是沙河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该综合体共分3个区域——居家养老独立服务区、养老便民服务区和智慧健康示范区。

  成都的目标是,今年内建成运营22个社区养老服务综合体;到2022年,全市每个街道至少建成1个社区养老服务综合体。

  在友联社区综合体明亮的大厅里,老人们有的在下象棋,有的练着书法。大厅另一侧的几块显示屏上,实时显示着老人们的身体监测状况。综合体内还设有健康评估室、康复室、养老房等,老人可能经过的每一处都安设了扶手。

  江西也在探索社区养老的新路径,一种医养结合的嵌入式小型养老服务中心正就近解决空巢老人的看护难题。82岁的李婆婆是景德镇人,因为摔了一跤,无法独立行走,加上儿子在海外无法返回他们定居已久的上海,李婆婆决定回到江西老家,并在今年9月入住“逸享昌南长者之家”养老服务中心。在该中心专业护工的陪伴和指导下,李婆婆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训练,目前已能独自慢慢行走。

  “逸享昌南长者之家”建设有健康医疗卫生服务中心、康复健身室等设施,配备了医生、护士、护理员、护工、康复师、心理咨询师、营养师、厨师等工作人员。该中心还与景德镇昌南医院达成合作,由医院医生上门为老人们提供更多医疗服务,尽量满足老人们的医疗需求。目前“逸享昌南长者之家”已为50多名失能、失智、高龄、独居老人提供服务,并为部分周边老人提供健康管理、居家上门服务等。

  患慢病、癌症等需要长期治疗,以及术后需要进行健康监测和康复的老人,最期待能省去挂号、等床位、辗转奔波等的劳累,足不出户在家享受医疗服务。如今,北京、上海、深圳、西安等城市都在探索“家庭病床”这种居家养老新模式。

  据悉,从2016年6月开始,深圳市龙岗区就开始探索开展家庭病床服务。到2018年底,龙岗全区120家社康中心开设的家庭病床达1184张,巡床(上门服务)14万余次;截至2020年底,深圳市累计建家庭病床超过6400张;到今年3月,仅龙岗第二人民医院35个社康中心的家庭病床建床数就已累计达2820张。

  今年3月1日,由深圳市卫健委、市医保局联合发布的《深圳市家庭病床管理办法(试行)》正式施行,家庭病床的服务对象被扩大到了13类,包括:气管插管后、鼻饲或者持续导尿,需要定期进行治疗或者护理的患者;压疮、造口、失禁患者;呼吸、泌尿、消化等系统反复感染患者;糖尿病足患者;恶性肿瘤晚期患者;骨折后牵引或者固定,需要卧床治疗患者;等等。

  除进一步扩大了家庭病床服务对象的范围,承办机构的“门槛”也进一步降低,所有社康中心及其所在医院都可提供家庭病床服务。

  如今在深圳,家庭病床服务医疗费已被纳入医保统筹基金的支付范围,参保人的家庭病床服务医疗费按照深圳市社会医疗保险住院待遇的有关规定给予支付。目前,有越来越多的深圳居民享受着这项优质医疗服务带来的便利。

  除了能足不出户享受医疗服务,失能、失智、行动受限的老人,还需要洗澡、擦身、心理疏导、家政或者导医等服务。为解决这些难题,自2019年开始,北京市将一系列老人最需要的服务打包上线。自此,社区老人再遇到上述难题,就可在社区养老服务驿站通过专业服务平台一键式解决。

  两年前,北京首个以养老服务为主、以老年用品为辅的“社区居家养老综合服务平台——怡亲安安体验版”正式上线。社区老年人遇有生活照料、适老服务方面的需求,可在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平台上对接服务商。

  以往,养老服务中常存在老人有需求不知找哪里,驿站或机构能提供的服务又较为有限等现实问题,此平台上线后,可提供包括生活照料、人员派遗、医养结合、适老服务等在内的上百种服务项目。

  今年3月20日,“怡亲安安”平台正式开通了北京养老助残卡线上支付功能,使平台进一步向“普惠”迈进。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街道的一位失能老人的子女下了该平台的首份订单——由于老人身体不便,子女帮老人在平台上绑定了老人的养老助残卡,通过验证密码成功完成了护理用品的下单,并成功完成配送签收。这一单标志着北京养老助残卡成功实现线上支付。

  据了解,北京市社区居家养老综合服务平台“怡亲安安”是在政府政策支持下,通过整合大量优质养老服务资源,为北京市社区居家老年人提供养老服务的综合平台。平台设置了养老助残卡失能护理补贴专区,老年人及其子女能够快速找到可以用养老助残卡支付的服务和产品,专区中的服务和产品都经过严格审核。

  远近两用电子助视器、非接触式体征监测仪、跌倒侦测报警器、电动站立床……今年10月,在第四届燕山养老论坛上发布的《燕山智慧养老产品集录》中,一批批满足老年人生活辅助、照护、康复等需求的智慧产品让人眼前一亮。

  智能技术的应用,为居家养老传统模式增添了新的元素,解决了居家养老的一些痛点和难点。然而,智慧居家养老在实践中也遇到一些难题。

  “我们调研时发现,不少地方给老年人配备了很多设备设施,刚开始老年人还愿意用,一到3个月后,这些设备设施的使用率就变得非常低,特别是需要频繁充电的设备。”中国老龄产业协会研究室副主任郑志刚说。

  他还发现,有的社区虽然装有智慧养老服务相关软件,但一些养老护理员不会使用,难住了社区养老服务企业。

  如何打造“没有围墙的养老院”,让智慧养老服务更“贴心”?业内专家认为,需要对智能技术、智慧产品的服务对象清晰定位、明确需求。

  中国老龄产业协会会长曾琦认为,低龄活力老年人可以较好地照顾自己,因此,完善社会保障、健全公共设施、做好公共服务,能够解决这部分人居家养老的基本问题;而对于失能失智老年人,要首先摸清他们的数量、分布情况和具体需求,才能为他们提供更适合、更优质的智慧养老服务。

  在技术层面,郑志刚认为,智慧养老涉及大数据、互联网、物联网、区块链、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将这些技术应用于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需要将技术“赋能”的“客户”区分为政府、开展智慧养老业务的企业、老年人及其家庭。

  郑志刚说,政府要利用技术做好数据和资源共享,民政部推出的“养老通”(官方版)微信小程序集成了各地养老机构相关数据信息,就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开展智慧养老业务的企业要用信息化手段来改造流程,降低管理成本;对于老年人及其家庭,则要通过物联网采集数据,以数据分析智慧养老的应用场景,从而确定提供服务的类型,形成有针对性的养老解决方案。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澳门六彩精准一肖二码